瓶中蝶_高三暂离

一个掉线的高三狗
来年六月再复活~
给你们比小心心
qvq

【许言】囚牢·上

·BL、轻度SM、囚禁捆绑向

主要走剧情,车车会有

果然我是控这个的o(`ω´ )o诶嘿~

·ooc

突然想写许言////无证驾驶中.....



(一)

夜幕降临。

恋语市的上空已经很少能看见密集的星星了。最靠近地表的那层空气被五光十色的夜灯照耀成了朦胧的银灰色,然后缓缓向往上变成紫灰,再向深蓝渐变过去。在李泽言的视野里,红绿灯背后的那层天空中,却只有那薄薄一层紫灰最亮眼,好像,特别像谁。

想不起来,真是头疼。

尽管已经是夜晚十一点,但最最繁华的商业金融街才刚刚迎来新生和黎明。李泽言无奈地敲着方向盘,修长的双眼瞟了瞟车窗外那不属于他的,那片灯红酒绿的世界。

今天李泽言依旧刚刚才散应酬的酒席。那群商业精英一个个喝得烂醉,还一个劲地朝他敬酒......要不是魏谦拼命帮他推辞掉了,他恐怕今晚回家又要去请代驾。

毕竟我们的李总裁酒量不行。传说中的两杯倒。

李泽言百无聊赖地看着红灯的秒数一个个跳过去。跳到“19”秒的时候,摆在副驾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并且还带了声音提示。

被李泽言设置了声音提示的只有他。

李泽言忍不住歪过头瞥了一眼屏幕,明明一直冷冷淡淡的他,却感觉心脏莫名地跳得比平日里快了不少。

ID名为“陌”的人的头像也是和夜空一样的紫灰色。那是一只紫灰翅膀的蝴蝶,再玻璃瓶里停驻着。

“22:37:还在忙吗?”

还有一条刚刚发的:

“23:29:到家了吗?”

都是两句很简短,很平常的问候。

李泽言轻轻踩下了油门,却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的弧度。

他用等待刚刚的十几秒回复了“陌”:

“嗯。你早点休息。”

确认,发送。

而红灯的秒数也刚刚好走完。



李泽言认识陌,纯粹是因为偶然。

那是一次多个集团的联会。联会的主办请来了国内各个领域的专家和成功人士,还特地别出心裁,要求每个人在进入会场后便把可以代表自己身份的名片、手机等物品存放在专用柜里。每个专用柜里还特意摆放了男士女士用的面具,仿照国外流行的假面舞会,希望来宾解除地位和身份的束缚,尽情地交友,聊天和放松。

李泽言也收到了请帖。

平时对工作外的活动不屑一顾的他,却鬼使神差地应邀去了。那段时间的工作让他头痛不已,那个麻烦的合作方捅了一个大篓子,要解决的话还牵扯到了各方利益,其中不乏背后有大势力的公司和集团。尽管华锐在金融界已是巨人级别的存在,但树敌总归是越少越好。

太过于紧张疲累的人,终是需要一点点生活的调剂。

就放纵这一次。

李泽言在去往聚会的路上这么想着。

但他却从未想过,这一次的小小放纵,便成为了欲望萌芽翻滚的开端。

舞会很是热闹。暗色调的灯光,隐藏身份的面具,柔和舒缓的乐曲,小圆桌上清香的甜品和醇厚的葡萄酒,都十分贴合李泽言的胃口。刚刚进入的不自在感慢慢消退。他挑了一个人少靠窗的偏僻角落,倚着圆桌旁的转椅坐下,顺手拿起一杯桌旁无人动过的酒杯,慢慢地喝起来。

度数不高,味道也还算醇厚,算入的了他李泽言的口。

尽管面具遮掩了人脸,看不清相貌。但李泽言身上高雅的黑西装和领结,修长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机械表,以及衣架子般硬朗的身材和沉静凌烈的气质,瞬间吸引了一大批的来者上前去搭话。其中以女人偏多,当然也有男人。李泽言随意应付了几个,逐渐变的不耐烦起来。并不擅长回应别人的他用冰冷的语气吓走了最后一个打算向他来要电话号码的女士。其他人远远观望了一会儿,觉得李泽言不太好接近,便悻悻地散了。

有一个男人还留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圆桌上,周围同样围了一圈女人。他漂亮的手腕微微内侧,一只手娴熟地握着红酒杯,另一只斜插进裤口袋里。他没有穿西装,也没有打领结。干净的白衬衫外简单地套了一件黑色的夹克,修长的双腿套着齐脚踝高的黑色靴子,倚着圆桌的潇洒姿势显得格外撩人。

李泽言看了他一眼,心里不屑地想着,这种男人,一看就经常出入那种风月之地吧。尽管李泽言心里有些抗拒,但他却无法把视线从那个男人身上移开。

他的气质太过于特殊,危险又诱惑,好像是会令人上瘾的毒品一般,散发着勾人的气息。

那个男人微笑着对身旁的女人说了些什么,那女人即使带了面具,耳根却开始滚烫得发红,旋即,她往一旁让了让。那个男人便微笑着拿起酒杯,径直走向了李泽言。

李泽言装做不经意般地转过头,却听见身后那人的声音极其的温柔。

“先生,介意聊聊吗?”

“......”李泽言偏头不语。

“先生一个人?”

那人当作李泽言默认了一般,在他对面坐下,透过面具的紫色眼眸深深地看着他,仿佛要把他真实的模样给看穿。

“.....嗯。”李泽言轻轻地回答。他也很惊讶于自己的声音会这样的轻,或者说是.....这样的温柔。

“一起喝一杯?”对面的男人偏头笑了笑。他的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李泽言没有拒绝,拿起面前喝了三分之一红酒的红酒杯,微微晃了晃,浅浅地饮了一口。

男人饶有兴味地看着李泽言喝下那一口红酒,伸出淡粉色的舌头,舔掉自己杯沿残余的那一滴,勾唇的似笑非笑的撩人神情立刻让李泽言红了脸。还好他所处的角落灯光昏暗,对方应该看不清他脸上的变化。

李泽言此时在心里暗暗地想,从来就没见过喝酒还可以喝得让看客脸红的人。

于是他主动开口转移话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波澜不惊:“你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脑科学。”男人看上去对他的主动开口提问表示满意,眯了眯眼,用舒缓的语气回答道,“在研究所当教授。平时没有授课任务就会看看科学方面的书籍,或者写些研究论文。”说罢,他用手抚了抚自己的唇边,语气突然变的有些甜腻:“你呢?”

“金融。”李泽言并不打算多说一个字。他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家伙有些居心不良。但他并不反感,这种反差令他感觉自己变的十分奇怪。

“嗯.....金融界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不过只是一面之缘。虽然很想看看你面具后面的样子,但是碍于聚会的要求,只好压制着好奇心呢。”

“知道就好。”

......

那晚李泽言和男人随性地聊了很多,尽管有刻意控制酒量,但李泽言还是不小心喝得有些过头,迷迷糊糊地记得男人说自己和他聊天十分愉快,然后他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在了李泽言的手腕上。李泽言晕晕乎乎地也没有拒绝和他有了一些肢体接触。随后他帮李泽言请来了代驾,提醒了他回家注意安全。

到家后的李泽言喝了一大杯水来醒酒,到打算脱掉外套洗澡时才记起男人留了联系方式,一阵纠结以后最终还是加了他。

输入号码的一瞬间,李泽言觉得,自己可能以后都会很难摆脱这个男人了。



以后的日子却过得意外地平常。他们除了日常的寒暄意外并没有其他的聊天内容。而且次次都是对方主动,他才会回复。直到现在————

到达郊区独墅的李总裁看向手机屏幕,内心开始激烈地翻腾起来。

“00:23:要不要......抽个时间见见面?”

TBC .



(意料中的酒后xx没有会不会想打我qvq)

一直想写一个浪里个浪的许撩撩~



中上篇戳这http://ranqiu021.lofter.com/post/1f384c2e_12510816

中下篇戳这http://ranqiu021.lofter.com/post/1f384c2e_125a1dbf

评论(14)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