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蝶_高三暂离

一个掉线的高三狗
来年六月再复活~
给你们比小心心
qvq

【恋与保健室】当四个野男人成了保健室老师

甜饼区目录

甜甜的F4第二弹!~

保健室是个搞事情的好地方呢嘿嘿嘿

请自动脑补四位穿白大褂~(撩撩现成w)

依旧是四种类型的女主喔qwq

【白起】

“今天又去打架了?”

白起皱了皱眉头,看着那个倚靠在门边、脸上粘着血痕的女孩,不高兴地开口道。女孩偏过脑袋,不屑地哼了一声说:

“一群不经打的,只几下就趴下了。”

“那你还受伤了?”

大概是觉察到了白起不悦的目光,女孩红了红脸,瞥了一眼自己手腕的伤口,嘟着嘴说:“白老师以前读书的时候不也打架嘛,打架哪有不会受伤的......”

白起听了女孩的话,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小丫头,又是从哪里打听来的流言?即便如此,看着她那副倔强的模样,自己却又不忍心继续再责备她。

“过来吧,我给你上药。”白起的声音有些无奈的嗔怪。

“嘶....!疼疼疼疼疼!!”女孩抓着白起的衣角,疼得嗷嗷直叫唤。白起看着女孩手腕上划出的口子,莫名地开始心疼起来。

“不疼,我给你吹吹。”声音像秋天的阳光一般温暖。

女孩愣了愣。

白起轻柔的呼吸抚过伤口,刚刚的刺痛感消失得一干二净。女孩没有再喊疼,她看着白起白净的侧脸慢慢蘸上一丝粉红,不禁笑出了声来:

“白老师真是居家好男人呢,平时看着凶巴巴的,其实超级温柔嘛~”

但下一秒,白起的呼吸就附上了女孩的脸庞。

他身上有股好闻的、秋叶的香味。


“那你.....想不想要我这个居家好男人呢?”




【李泽言】

“怎么?又摔了?”

李泽言还是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那个狼狈的女孩。

“我记得你上周还有上上周刚刚来过吧?”

声音冷冰冰的带着沙哑。

“嗯.....”女孩手足无措地矗立在门口,圆圆的眸子里闪着光,像只受惊的小鹿。

“哎.....拿你没办法,过来。”他看着女孩那副无辜的模样,淡淡地开口命令道,“去,到床上坐好。”

女孩子乖乖巧巧地坐在床沿,李泽言拿着碘酒瓶轻轻帮她擦着膝盖的伤口。动作轻得像是在抚摸一件易碎的宝贝。

“下次注意点,别老像个笨蛋一样。”

他的语气也是轻轻的,完全听不出一丝责怪的意味。女孩胡乱地点头,傻傻地看着李泽言低头认真上药的样子,慢慢红了脸颊。

女孩特有的清脆在李泽言头顶响起:

“李老师.....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呀?”

李泽言一惊,感到耳根一阵滚烫的他放下了棉签,抬头认真地看着女孩红透的脸,回忆起了初次见女孩的场景。然后小声嘀咕道:


“有,是一个笨蛋,一个笨到连路都不会走的笨蛋。”


【周棋洛】

“诶?!薯片小姐你怎么了?”

一头金发、穿着白大褂的周棋洛腾地站了起
来,见到女孩血流不止的手指,他急得马上找来了医药箱。

“快坐好吧!我给你止血。”

动作敏捷地简直不像话。

“周....周老师,学校里还是不要那样叫我啦,你这么受欢迎,要是被别人听见了多不好呀......”

他正帮你裹着纱布,听到你这么说,他咧嘴笑了起来,碧蓝的眼睛里盛满了无限的温柔。


“没关系.....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薯、片、小、姐。”


【许墨】

“真是不小心呢,快过来坐好,让我看看。”

女孩的额头被砸得肿得红红的,晕晕乎乎的她走路都走不稳。许墨无奈的笑了笑,动作轻柔地一把抱住她,也不顾女孩红透了的脸蛋,把她放在了床头。

“乖哦,可能会有一点点疼。”

许墨温柔的声音响起,女孩点点脑袋,坐姿有些拘谨。

冰凉的触感从脑袋传来,许墨呢喃着让女孩闭眼。冰袋贴着的地方果真舒服了许多,女孩在一片漆黑中笑了:

“谢谢你,许老师真的很温柔。”

“只有一句谢谢吗?”许墨的笑意仿佛溢满了房间里的空气。

“我还想要一个东西,你可以把它给我吗?”

女孩感觉到了许墨的手从冰袋上拿下,扶上了自己一直红彤彤的脸颊。

“好......”

许墨轻轻笑了。

“我要你承诺,在十八岁那年,把你自己给我,好吗?

“我愿意等你到那一刻,然后.....做我女朋友吧。”


评论(18)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