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蝶_高三暂离

一个掉线的高三狗
来年六月再复活~
给你们比小心心
qvq

【许言】囚牢·中上

许墨这个猎人在一点点地铺网啦

李总一定会很美味吧qvq

好累



(二)

躺在床上的许墨再次抬手看了看那漆黑一片的手机屏幕。在那片漆黑中只倒映着自己的脸。洁白的床单上肆意铺洒着一份份文件和资料,凹陷在文海里的许墨准确地从一堆堆白纸中捞出了带有李泽言亲笔签名的投资合同。他微笑着抚摸那一块仿佛有着温度的墨痕,那只修长的、被解剖刀和试管壁打磨得如此美妙的手,悬在空中,久久没有放下。

“叮!”

手机屏幕刷拉一下亮了起来。

是李泽言。

“00:37 好。什么地方”

许墨眯了眯眼,看着李泽言简短的回复,轻轻地笑了。

还真是不愿意多说一个字啊,李总。

他无奈地翻了个身,手指飞快而又轻熟在屏幕上按道:

“遇见餐厅的二楼,在下午三点可以吗?因为是周末,我认为你会有空。我会提前定好位置的。想要包厢还是靠窗?”

“啰嗦,随便你。”

“那就靠窗吧,我认为这样更有情调。”

“嗯。”

“爱喝什么?我提前帮你点好。”

“红茶。”

“嗯,好,到时候不见不散。”

按下发送键的许墨并不知道,依靠在沙发上的李总裁,已经毫不自知地弯起了嘴角。

而欲望,才刚刚开始萌芽。



李泽言立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一身昂贵的正装和倔强的领带,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平日除了谈合作便是开会的男人,完全无法从衣柜里挖出一套适合休闲时来穿的衣服。或者说,他根本没有“休闲”的机会。看着手表上那滴滴答答转的指针,回忆起那晚面具背后的戴着笑意的紫色眼眸,心里竟莫名开始紧张起来。

即使是面对再大的客户和合作方,他也从没有这样紧张过。

习惯性地理了理西装外套,李泽言换上了外出的皮鞋。

一路畅通无阻。

“先生,请问有没有预约?”服务员愣愣地看着衣着正式的李泽言缓缓走近,才好不容易挂起笑脸来迎接。李泽言一身黑灰色的西装,洁白的衬衣下打着黑蓝条纹的领带。紧凑高傲的身姿架着这身价值不菲的衣物。还有那人刚刚停在路边的豪车,怎么看都是不该来这儿的人。

“许先生的预约。”他淡淡地开口,好看的眉眼不被人察觉地左右瞟了瞟。

对了,是二楼。

李泽言对自己的心急感到一阵陌生。

这种急于要见某个人的感觉,已是许久许久未曾有过的了。

“好的,您这边请。”

上楼,左拐。离那个男人越来越近,心脏也跳动得越来越厉害。但当那个窗边的身影慢慢映入眼帘,时间仿佛就这样停止了。

男人成熟的侧脸衬着窗外溢出的阳光,温和的眼角带着似笑非笑的情绪,漆黑的发色就像那晚的夜空一般宁静。

“许墨?....”李泽言的惊讶卡在了喉咙处。

“李总竟然还记得我。”许墨满意地笑着,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快坐吧,红茶马上就来了。”

接着,他扫了一眼李泽言的衣着,又一次露出了满意的笑。

“李总,你知道科学家都会不可避免地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小癖好吗?”待李泽言坐好,许墨用手撑起脑袋,毫不忌讳地直视李泽言那双还未平复的惊讶的双眼。

“比如说?”李泽言的语气依旧带着一股冷冰冰的僵硬。但他的表情的确比在公司里要柔和很多。

“比如说,喜欢把一件完美无暇的美好事物揉皱,变得残缺不堪,让它失去吸引他人的能力。”许墨平静地开口,细腻的语调像是在讲一个一点也不动听的睡前故事。

“科学家还真是恶趣味呢。”李泽言半开玩笑道,他正在试图找回那晚聊天时的感觉。毕竟他很少这样与人一对一单独相处。

“李总真有趣。”许墨眨了眨眼睛,瞧着李泽言不满的神情,继续说道,“可是,这样做的话,你就再也不用担忧这件宝贝被其他觊觎它的人夺走了。它就可以永远永远地属于你了。”

许墨露出了亲切的微笑,但却令李泽言感到一阵寒意。他是这样的令人难以捉摸透彻。这也是让李泽言恼火的一点。他喜欢什么事都把握在自己手里,统领全局。但许墨就像是一只行踪不定的狡猾的狐狸,摸不清它行走的轨迹。

“那它还算的上一件宝物吗,被你这样一折腾,大概就丧失了它的价值了吧。”李泽言搅拌着眼前的这一杯红茶,它有些苦得让人发涩。他并没有认真揣测许墨埋藏在话后的真正意图。

“至少在我心里,它一直都是。”说这话的时候,许墨微微前倾了身子,湿润的气息擦过李泽言的衣领,带着暧昧不清的滋味。好像是特意说给他李泽言听的。

李泽言感到耳根开始躁动着发烫。他无法长久看向许墨的眼睛。他的眼睛深邃得像一滩深井,仿佛会把你看透吃透,令你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老实说,李泽言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

自己被动得仿佛像只待捕的猎物。

“咳,你约我出来,该不会就是想讲讲自己那诡异的恶趣味吧。”

李泽言蜻蜓点水一般看了一眼许墨,然后迅速避开了目光。他可爱的反应让许墨从心底开始觉得兴奋起来了。

“当然不。我想实践实践我的恶趣味。你......介意吗?”

他笑,笑容如同甜美的诱饵,而埋好了捕兽夹的猎人早已准备好了一切。

“什么......?”李泽言哑然,他一时间蒙住了。他....难道.....

内心深处的疑问被一再地放大,最终演变成了致命的好奇。

“我去结账。等我哦,李、总。”

许墨压低了嗓子说道,嘴边挂着得胜者的笑。

看样子,猎物已经落网。

不知道你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呢?李泽言先生。

TBC.





上篇戳这http://ranqiu021.lofter.com/post/1f384c2e_124a75ac

中下篇戳这http://ranqiu021.lofter.com/post/1f384c2e_125a1dbf

评论(6)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