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蝶_高三暂离

一个掉线的高三狗
来年六月再复活~
给你们比小心心
qvq

【恋与F4】当男友是黑道老大

甜饼区目录

QvQ甜死不偿命~

🔫觉得四个野男人穿上黑西装,

手里揣把枪,

社会起来真的过瘾!

🚬

(之前的小可爱供的梗)

【许墨】

他轻靠在皮椅上,双腿重叠,优雅地坐着。

黑色的西装外套在微微阴暗的紫色灯光下泛着鬼魅的,幽幽的光。

一双深邃的眼眸里带着令人颤抖的诡异笑意,像冰山下的火焰,不敢直视他那可以看透你的双眼。

他像一只笑面虎,把一切杀机和残忍隐藏在和善的微笑之下。

许墨默默看着那个跪在面前,双手反绑的男人,只是笑,不说话。四周围着的都是许墨的下属,提枪待命。他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是你从未见过的冰冷和无情。毕竟在你面前,他一直都温柔地不像话。

“过来。”他的声音轻轻的,很酥软,很温柔。

你听话地走向他。

他熟练地缆起你纤细的腰,微微笑着看你,脸上的冰冷、让你觉得陌生的杀气荡然无存:

“怕吗?”依旧是轻轻的。

你摇摇头。

他笑出声来,搂起你,放到他的膝盖上,撑着下巴的模样像维护着王后的王。

“这位先生,”许墨微笑着看着那个抖抖索索的男人,“你之前打算劫走我的夫人,是吗?”

“不!....不是!许哥,我是受人指使的!他们想拿您夫人做威胁....”

“你太吵了,我夫人不喜欢。”许墨摸着你的脑袋,毫无感情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朝身后的下属偏头一笑,“带他下去,问出后面的人。具体怎么做,你知道的,对吧?”

“是。”

男人嘶吼着求饶,许墨只是温柔地看着你,轻轻捂住你的耳朵,然后微微吻了吻你冒汗的额头。

“他会死吗?”你小心翼翼地问。你突然有点点害怕起面前这个看不透的男人。

“会啊。”他说,语气风轻云淡,眼神依旧温柔,让你安心。


“他碰了属于我的珍贵之物。”

“只拿命来偿还,还不够。我还有点贪婪地、想要他抵偿更多呢。”


【李泽言】

他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紧致的西装完完全全衬托出了他雄健的身形。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腿上的一把漆黑手枪。眼神里依旧带着一成不变的严肃。只是现在,似乎更多了一层无情。

发亮的皮鞋踩在身下趴着求饶的人背上,抚摸枪支的手冷血到发白,嘴角沉默如冰,仿佛只有擦过嘴唇的红酒才带着血色。

那人早已吓到连眼泪都挤不出一滴来。

“说,腿还是手。”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磁性,带着王者不可违抗的气息。

“求您了....李总.....我什么之前借的所有钱我都会尽快还您的!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再问一次。”

他低垂下眼睑,眼神里焠着一丝恼怒。

“不是钱的问题。你看她的眼神,还有你之前故意碰过她,这都让我很烦躁。”

他歪斜红酒杯,指向一旁大气也敢出的你。

“毕竟,我还是很珍惜这个傻子的。”

你才傻子!

你在心里暗骂着,这个李泽言,平时在公司里怼你也就算了,还在这么多下属面前怼你!

你气鼓鼓地瞪着他。

他的嘴边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然后又恢复了冷淡的样子。

“所以,你的选择是?”

他已经拿起了枪,放在眼前把玩着,脚下的力度再次加大。枪口在冰冷的白光灯下闪亮,你有些害怕地攥了攥拳。

“泽言.....还是算了吧....”你的声音细细地发颤。

“你怕?”

他的声音依旧很低沉,但带上了一丝细微的柔情。每次你撒娇的时候,他才会发出这种声音,你也很喜欢他这样无奈地顺从你的傲娇样。但现在,你是真的开始害怕了。

他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你过去。

牵起你发抖的手,他俯身轻吻,“要喝吗?”声音低沉得令你心跳加速,脸蛋通红。

没等你回应,他就已经拽住你的衣领,粗暴而又节制地吻住你的唇。

红酒的味道熏的你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之中,李泽言塞给你一张黑卡,在你耳边低声道:


“出去购物,两个小时内不准回来,明白吗?”



【周棋洛】

你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个大男孩一般温暖阳光的他,在“工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现在的他,黑亮的皮衣套在西装外,衣领随性地撑开,白皙的脖颈上缠着演出时的黑色项链,双手合十交叉在腿间,前倾的姿势带着浓浓的威胁的气息。他微眯起了碧蓝的眼睛,使他看上去连最后一点点稚嫩的少年感都荡然无存。

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被下属揍地无力哀嚎。脸上挂着满意的神情。身侧的电脑上屏幕闪动着绿光,破译出的文件的字幕在一刻不停地跳跃。

“嗯.....还不说吗?”他看了看文件,打着手势让手下停住。

“唔...”那人挤出一丝不屈的表情,一脸的血看得你触目惊心。

“这些照片,还有信件....要不要解释一下呢?”

屏幕上全是偷拍的你的照片,还有绑架的计划。你看着周棋洛手指上那枚银色的装饰戒指,他戴着它上台,光芒万丈;他也戴着它杀人,鲜血四溅。

“哎~他不肯说诶、薯片小姐,你说啊,我要这么惩罚他才好呢?”

他软绵绵的撒娇语气,仿佛使他从刚刚的一只杀气腾腾的狼,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奶狗。

“棋洛....”

你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知道你会心软,于是环手抱住你,笑得灿烂,让你心融化。他轻轻压住你的脑袋,压在胸口。

你什么也看不见。而周棋洛撇了撇嘴,压住眼睛的刘海下露出带着张扬杀气的冷笑。锁骨线条勾勒出他冷峻的气息,另一只手快速扫过了键盘。

“不说没关系哦,我可什么都———查、的、到。”

打字声冰冷如拉动枪栓。


“带他下去。他做了最不该做的事情.....你们好好处理。”

“我的薯片小姐,只能属于我。”


【白起】

你在一片烟雾缭绕中看清了他的轮廓。他穿着皮靴,套着黑色西裤的双腿嚣张地架在桌上,那桀骜不驯的坐姿靠着黑色的沙发。棕栗色的头发,挂着耳钉的耳朵,细长的手指娴熟地转着几颗子弹,满桌的手枪、小刀还有手铐,以及一盒拆开的烟。

他昂着脸,靠姿骄横,不可一世。

嘴边吐出的丝丝缕缕使他的眼眸里透露出迷蒙的杀气。这个黑白两道通混的老大,依旧有着烈酒般凌厉的骇人气场。

在你来之前,他玩着手枪,然后叼着烟随意瞄准,杀了那个对你图谋不轨的男人。

血迹早已处理干净。他摁掉烟头,示意下属离开,然后不等你有什么回应,就一把拉住你,让你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把脸埋进了你的颈窝。

“那个跟踪狂我杀了。他是那一边的人。你不用再害怕了。”

他的声音里透露出了缠绵,还有疲惫。

他在旁人面前不会流露的模样,都只有你才看得到。你轻轻拍着他坚实的背,亲了一下他的头发。软软痒痒的,像只大型犬一样可爱。

“打算怎么报答我?”

他的气息喷在你的前胸。

“你喜欢烟味吗?”

“是你就没关系呀.....”

“嗯....这样...”

白起突然吻上你,你猝不及防。烟草的香味钻进了你的口腔,苦涩而又让人上瘾。

“记住,这是我的味道。”




要是有大大可以画这个梗就好了

巨想看w







评论(125)

热度(2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