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蝶_高三暂离

一个掉线的高三狗
来年六月再复活~
给你们比小心心
qvq

第十五题 【人格分裂】

*许言向

*不按顺序,按小可爱的喜欢程度排序qvq

*黑化向,人格分裂



15、人格分裂

李泽言发现许墨最近好像有些奇怪。

他白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文质彬彬得过分,会很温柔地叫李泽言起床,然后帮他准备好早餐和外套。

李泽言喜欢许墨对他独一无二的温柔。

那种温柔可以让他难得地从尔虞我诈的金融圈子里抽出身来,享受一下这种甜蜜的闲暇。

但到了晚上的许墨,和白天却完全是判若两人。

就如同白天被撕扯出黑暗的裂缝,恶意便一览无余。



半夜醒来的李泽言看到了浴室朦朦胧胧的光亮。

他习惯性摸了摸床边,但却没有感觉到人睡躺过的温度。眼睛还没有完全习惯黑暗,李泽言压低了嗓音轻轻叫了一声“许墨”,但没有人应答。

李泽言随意披上了床边的一件外套,爬起来走向光源处。

推开虚掩的浴室门,大理瓷砖上印着熟悉的影子。许墨站在镜子前面,背对着李泽言。他穿着跟回家时一样的白色毛衣,没有换过的痕迹。

“许墨?”

李泽言有些疑惑。窗户没有关紧,风声叫嚣着有些尖锐。

“泽言?不睡吗?”

许墨的声音有些冰凉。但依旧带着白天熟悉的温度。

“嗯....刚醒。你还不去睡?”

李泽言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看着许墨的背影,没有动。镜子被许墨遮挡,李泽言看不见对方的表情。

“泽言,还不走吗?”

依旧是冰凉的,没有回头,没有感情色彩。李泽言扶着门框站着,不自觉抓紧了衣角。

“许墨,你怎么....感觉怪怪的?”

李泽言犹豫了一下,还是简短地问出了口。

“我在想啊,白天那些和你走在一起的人,会不会在觊觎你呢。”

说这话的时候,许墨好像在笑。

李泽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许墨。许墨也从来没有在白天说过这样的话。

他竟然开始害怕起来。

“都是工作上的同事,没什么的。”

他安慰许墨。

“可是无论是多么微小的概率事件,它都会发生。就像也许会有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一样.....这样的概率即使微乎其微,我也会害怕。”

许墨回头看着李泽言。李泽言看见许墨的眼眶红得有些不真实。

许墨的表情很陌生。

那个人好像不是他。

“你....还好吗?”

李泽言居然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泽言.....你说我要怎么办?把你绑起来?不....那样也不安全。还是关在相对密闭的空间里?那样也不够好....泽言,你说我要怎么办,怎么做才能让你永远属于我?”

许墨笑得陌生而遥远。冷光灯照射在他弧度不大的嘴角,把李泽言扯入深渊。

“你别想多了。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

“真的?”

“嗯,真的。”

许墨缓缓走近李泽言。李泽言努力说服自己直视许墨深邃的双眼。

许墨搂着李泽言的腰。

双手合十。

李泽言感觉许墨凑近的脸呼出的气息都冰凉地像死人一样,没有生气。

“泽言....”

呼吸洒落耳畔。

“泽言.....泽言.....泽言......”

“嗯,我在。”

“泽言.....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当然。”

“我会一直陪着你。”

“真的。不骗你。”

“泽言.....”

“还有什么?”

“没什么....”

“那就好。去睡吧,太晚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许墨依旧和往常无异。他温柔的微笑在晨光里格外明媚。

“泽言,醒啦?”

“嗯......”

“起来吧,早餐做好了。”

“你.....还好吗?”

“为什么怎么说?”

许墨看着李泽言欲言又止的样子,轻轻笑了笑,“没睡好?”

“不是....”

许墨没有再说什么,回头去摆放餐盘。银白色的盘子在阳光下熠熠闪亮。

“许墨,我爱你。”

许墨仿佛有些惊异。但他依旧恢复了往常淡定从容的样子。

回头,是李泽言最熟悉的笑容。



“嗯,我也爱你,泽言。”











评论(4)

热度(94)